姬苹果✿

「钱最疼我」

思鹤如狂,主产鹤婶
努力准备出本
乙女向鹤担文手慎Fo!
吃腐(尤其鹤攻向CP、三日鹤、双兼)
也吃乙女(基本不吃鹤婶相关)
不限取向,只要喜欢的就推
不接受者请自行取关

头像by弱水

♥深夜复健操—鹤丸国永X女审—♥

这是一个关于「婶婶穿上护士装帮鹤丸做复健」的感♂人♂故♂事♂


❀女攻! ! !

❀警告、警告,郑重警告!角色OOC(x﹏x)——鹤丸反撩行为描写有

❀乙女向R18——语言露骨以及肉体官能描写,雷者慎入

❀第一人称

❀图/ @Samuel131 感谢姬友ლ(^ω^ლ)

♪:*:・・:*:・♪:*:・・:*:・♪:*:・・:*:・♪:*:・・:*:・♪:*:・・:*:・ ♪:*:・・:*:・♪:*:・・:*:・♪

忍着羞耻,我穿上了那套粉红色的情趣护士装。

款式为连衣裙,腰部采强调曲线的修身剪裁,衣长短的刚好掩住腿根,只要稍一弯腰就会露出尻臀,完全是满足男人性妄想的服装。

……虽然实在是很难为情,不过毕竟今天是情人节,所以就稍微满足鹤君的奇怪要求吧。

情趣角色扮演什么的,虽然我在深夜剧中有看过,可亲自体验果然还是……呀啊一一讨、讨厌!

为了能够搭配这套护士装,我什至还穿上了绑带底裤以及吊带袜,不然要是普通的底裤感觉真的不搭。

根本看了就觉得出戏,少了决胜服该有的性感与气势。

今晚,我要把鹤君压在下面!让他知道老捉弄自己的女朋友会有什么下场。

呵呵,什么「护士与病人的XXX」?那么狗血恶俗的烂剧本,他也好意思提出来。

这种老掉牙的情节根本天雷滚滚,一点也不浪漫。

虽然我并不要求情人节一定得怎么度过,可是难免也想要体验偶像剧或少女漫画那样的发展……

罢了,还是来抓紧时间收拾对方吧。

总不能因为High得太晚,导致明天起不了床而影响作息。

做了个深呼吸让自己冷静,我这才鼓起勇气从屏风后头走出。

只见被褥已经铺好了,而那个可恶的「病人」就躺在上头动也不动,活像关节严重退化的中风老头。

「先生,我现在要帮你按摩进行复健了。」虽然脑海里狂刷着WTF,但我还是照实说出了台词。 「如果不小心弄痛了你,请务必告诉我。」

「那就麻烦护士小姐了,妳想怎样都可以。」

……哦,既然这么表示,那我便不客气了!

大着胆子骑跨在鹤君身上,我动手解开他寝巻的腰纽系结。

仿佛在拆礼物的包装似,将对方衣襟轻轻一拨,那具结实精壮而线条分明的肉体便呈现在我眼前。

正如其本体是如此轻薄锋锐,鹤君尽管身形瘦削,可匀称分布于躯体各处的紧实肌肉却充满阳刚之美,明显强壮具有力量又不至于过度健硕。

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即便已经有过肌肤之亲,但每当我看见他的裸身时却仍不禁脸红心跳。

就是这具身体,能够在战场上爆发出强大的力量斩杀敌军,而夜晚则紧拥着我、摆布我的一切……

不禁吞咽了一口唾液,我下意识地抬手捂脸。

好、好害羞啊!

脸颊发烫,心脏则扑通扑通的狂跳。

「哎呀呀,护士小姐被我的身体给惊艳到了吗?」带着促狭的意味,鹤君低醇朗润的嗓音惹人嫌地响了起来。

我不禁抬起头向他看去,对方正一脸戏谑地盯着我,那双漂亮的金眸好像滟滟蜂蜜酒,看得人心醉神迷。

……不行,我这次绝对不能被鹤君牵着鼻子走。

为了不受任何影响,我索性捡起腰纽往他眼部蒙去。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居然要蒙住眼睛吗?」

「先生,你话太多了,请好好配合复健疗程谢谢。」

若不是怕鹤君会觉得不舒服,否则我真想拿什么东西堵住对方的嘴!免得他不时说一些不正经的。

或许是「蒙眼」本身就象征着束缚,一贯强势的鹤君此时竟显得文弱了。

不过他生得实在面如冠玉且唇红齿白,一旦闭口不语,俨然平安时代的儒雅贵公子般。

所谓的秀色可餐,便是如此了。

不是说「吃掉」,其实还代表着肌肤之亲吗?

嗯,我现在就想品尝他!

那么,该从哪里开始好呢?

宛如巡视自己的领土,我开始仔仔细细的端详起鹤君,食指则轻轻在其肌肤上游移比划。

由于眼睛被腰纽蒙了起来,以致遮掩住小半张脸的面庞看起来有种吊胃口的意味,尤其嘴角微翘且感觉似笑非笑的红润薄唇,竟显得比平时更为诱人。

仿佛受鲜花之红所吸引而情不自禁上前采撷的蝴蝶似,我忍不住摩挲起那两瓣嘴唇,指尖轻轻顺沿对方唇线来回描摹着。

真的好软啊,简直像刚出炉的天使蛋糕,摸起来感觉嫩呼呼,柔软的教人觉得不可思议。

玩心一起,我还故意在他唇珠及唇谷上戳了戳。

就是这张讨喜的嘴唇,状如香甜可口的红菱,不仅是看起来可爱而已,实际上也非常适合接吻。

我又摸又戳得玩的不亦乐乎,甚至简直想要给对方涂抹一层香草味的唇蜜,接着再俯身吻上去,噷个过瘾!

正当我认真思索着是否该实践这个疯狂的念头时,不料指尖竟蓦然一湿。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刺激震得一懵,整个人都愣住了。

也就是在此刻,被鹤君有机可乘的张口含下了整根食指。

落入了他又湿又热的口腔之中,我可以感觉到指根被牙齿轻轻啮咬,指腹则被里头幼滑的巧舌舔舐逗弄。

那条灵活的舌软绵绵的,让人不禁联想到海蛇,一旦被缠上就再也无法挣脱。

我回过神来顿觉无措,虽想强硬抽出食指却又怕一不小心会弄伤对方。

不一会,大腿便被一双温热且干燥的指掌抚上,肌肤被若有似无的摩挲着,然后属于男人的大手就缓缓探到我裙里。

我羞得反射动作便想合拢双腿,然而却碍于体位无法实行,反倒因此夹紧了身下人劲瘦的腰胯。

一一「阿波罗的腰带」。

不、不行了!偏偏在这要命的当口,我脑海竟然冒出了这个词汇。

体魄强健,由太刀所化身而成的银发金眸付丧神不就仿佛一尊闪闪发亮的古希腊雕塑吗?

俊俏清美,只应天上有。

可明明该当只应天上有的洁白神灵,此时此刻却躺在我的身下,不但吮吸我的手指甚至还爱抚我的腿根。

我只见鹤君咬着我的食指不放,头部上下摆动,一张嘴吞吞吐吐的。

含糊的暧昧水声啧啧作响,听得人血脉偾张。

这种居高临下的感觉……

莫怪在战国时代,小姓往往是其主君的相好对象。

既有不亚于女人的好相貌,同时还身怀了高超武艺,可偏偏却愿意为了你而臣服,像爱宠一样甘之如饴的讨好、取悦着你。

姑且不论生理上的感官愉悦,光是虚荣心与征服欲的满足就够让人飘飘然的了。

向来在这方面都是处于被动状态的我,第一次体验到何谓主导的趣味,实在是过瘾无比!

好比吃了副兴奋剂,我忍不住模仿起鹤君曾对我做过的,弯曲那根被含着的食指,指尖逗弄地搔刮舌根咽喉处,接着又恶作剧般的与其软舌搅缠在一起。

似乎被我的意外举动给吓了一跳,鹤君停下了动作。

见状,我顿时生出了反击成功的快意。

毕竟向来都是我被对方给耍得团团转的,宛如一具爱玩人形任凭摆布。

今天我偏不,我就是要反过来玩弄这个不正经的老淘气!

免得他小觑我,总拿我取乐。

我再怎么说名义上也算是鹤君的主,哪有做上司的反而被属下以下犯上的道理……

唯有受虐狂才会对于被欺负感到兴奋,就算对方只是无伤大雅地开我玩笑,可他有时玩得太过分、触及我个人边界,我就觉得很羞恼。

虽然我不发脾气,但那并不代表我不介意啊。

所以是时候该收拾鹤君了,以免这可恶的坏家伙得寸进尺。

趁对方还未回过神,我逗猫似的伸出左手挠了挠他下颏,力道不轻不重,稍长的指甲在那白皙皮肤上划出浅浅白痕。

……实在令人嫉妒,明明是男性,可肤质之细腻竟不亚于女人,简直和我不相上下。

既是出于捉弄也是为了撩拨,我故意戳了下鹤君突出的喉结。

嗯……「亚当的苹果」,真想咬一口看看呢。

「唔一一」

对方像是想要吞咽的,舌头向上顶着我的食指,咽喉收缩,看来我此举刺激的不轻。

下瞬,他便产生不适反应的用舌头将我手指顶了出来。

好不容易,终于得以从鹤君嘴里抽出自己的食指,我这才总算转移焦点,指尖继续沿着其躯体轮廓向下游移。

那根脖子就宛若鹤那般修长,颈部线条优美流畅又富有力量,在喉结处突出了一个明显的圆浑,紧接着是朝两侧划出的平直锁骨。

宽阔的肩膀骨肉匀称,充满了男子气概。

再往下看——对方结实的胸膛也因此清楚映入眼帘,只见在那两块鼓起的胸肌间形成了一道微微凹陷的切线,至于上头乳尖则被其白皙肤色衬得尤其显眼。

已经有些微微激突,两侧晕圈上的小豆似凸起呈现漂亮的赭红,看起来非常性感。

完全移不开视线,我愣怔盯着那两粒形如靶心的乳首,莫名便升起一股想对他干坏事的冲动。

……


全文破万,豪车不上吗

上面如果开不了就点我


喜欢的话请务必点热度,功德无量

不喜欢请自行右上X

表示喜欢却只评论而不点热度者,删除留言处理


你的热度决定之后会不会还有车

开车吃力不讨好,然而热度还低

那我以后都不想开了

评论 ( 34 )
热度 ( 209 )

© 姬苹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