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苹果✿

「钱最疼我」

思鹤如狂,主产鹤婶
努力准备出本
乙女向鹤担文手慎Fo!
吃腐(尤其鹤攻向CP、三日鹤、双兼)
也吃乙女(基本不吃鹤婶相关)
不限取向,只要喜欢的就推
不接受者请自行取关

头像by弱水

「主,原来您在这里。」

我还没回头看过去,下瞬就感觉肩膀上多出了件衣服。

「夜间风大,我们回屋里去吧。」

然而我只是摇了摇头,随后就把手臂套入袖子里,穿上对方的外套。 「长谷部,你陪我再好好逛一逛本丸吧。再不多看,以后都没机会了……」原本想假装不在意,可是话说出口居然有种想落泪的冲动。

五年,整整五年了啊。

我从一个十八岁的少女变成二十三岁的女人,最美好的青春都在这里渡过,就连「大人的事」也做了。

忍不住抬头看向长谷部,他长得真好看,而且不光长得帅又很强,可以在战场上砍杀敌军,还能像社畜一样帮我分担报告。

多么好的一把刀,再也不会有谁比他更优秀,也不可能会有谁能比他更爱我。

就连生我、养我长大的妈妈也没有对我那么好,只有长谷部是真正把我放在心上,最重视我的。

「谨遵主命。」叹了一口气,长谷部牵住了我的手。

大概因为本体是刀的关系,所以他的体温也凉凉的,不过没关系,反正我可以温暖他。

「喏,长谷部。你会一直记得我吗?」

……会的吧,我一定是长谷部的主人中最特别的!只有我可以这样温暖他,所以他一定不会忘了我。

但就算这样,我果然还是想听长谷部亲口对我说。

「我不会忘了主的,只要我还保有记忆就会永远记得您。」握紧了我的手,长谷部语气郑重,那双藤色的眼睛就这么凝视我。

我心里一酸,甚至想放声大哭。

但我还是忍住了,不想在他面前泪汪汪的感觉太难看。

「我也不会忘了你的!」我踮起脚尖,亲了对方一下。 「因为长谷部对我那——么好,所以在这个世界上绝对不会有人比你更、爱、我。」

「是的,只要是主的愿望,我一定会记得您。」

听到他这么说我应该要觉得开心的,可是……

「不要再叫我『主』了,我的名字是……」靠在长谷部的耳边,我轻轻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面对他诧异的眼神,我难掩悲伤地笑了笑。

不是「审神者」,名字是唯一能代表我这个人的东西。

「我都把我的名字告诉你了,总之你绝对绝对绝对不能忘!要记住我,一直把我放在心中。」

……我真是任性自私又霸道,可是我真的好爱好爱长谷部啊,哪怕会被神隐也心甘情愿,倒不如说其实希望对方能带我私奔到天涯海角,这样我和他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我知道了,我一定会牢记您的名字。」长谷部保证道。

虽然他的反应在我意料之中,但我果然还是有点失望,居然不想神隐我……

算了,对这个玉钢脑袋我能抱什么期待。

当初我要是不主动,恐怕长谷部这个笨蛋还没意识到他其实早就喜欢上我了,所以才会一直往我跟前凑地刷好感度。

虽然是很有历史的国宝,不过对方当人的时间还比不上我,难怪表达爱意的方式那么呆。

不过我就是喜欢这点,觉得他真是单纯的可爱!

心里在埋怨的同时却也甜滋滋的,好像吃了酸酸甜甜的草莓一样,只想一口、一口接一口。

「长谷部,我爱你。你也是爱我的,我们深爱彼此。」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能看出婶其实一直在自说自话吗……


评论 ( 8 )
热度 ( 31 )

© 姬苹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