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苹果✿

「钱最疼我」

思鹤如狂,主产鹤婶
努力准备出本
乙女向鹤担文手慎Fo!
吃腐(尤其鹤攻向CP、三日鹤、双兼)
也吃乙女(基本不吃鹤婶相关)
不限取向,只要喜欢的就推
不接受者请自行取关

头像by弱水

《夜鹤》大纲(待写

由于曾经作为陪葬品以及御神刀的缘故,鹤丸比其他刀都更容易染上「死秽」


(「死秽」是一种宗教观念,是触秽的一种,意指"秽"可由接触传播。在亚洲许多传统宗教如道教、日本神道和阴阳道、或中国民间信仰都有触秽思想,认为死亡、怀孕、分娩和流血都是不洁的,若接触到就会沾上霉气及生病,所以处于这种状态或从事相关工作的人要与一般人隔离,亦不能参与一些宗教仪式,并且需要到庙宇、寺院、神社等宗教场所由进行祓除仪式恢复洁净。在日本延喜式中规定"人之死秽30日",也就是碰到尸体的人必须隔离三十日。


已经习惯了刀剑男士生活的他,由于对「当人」习以为常而不足为奇,以致丧失了刚显现时对周遭事物产生无穷好奇心的新鲜感,开始觉得沉闷乏味

尤其审神者的端庄自持是最让他感到不快的,完美无缺营业式微笑,看似斯文客气实则疏离高傲的态度;无论怎么试图惊吓她,对方永远好整以暇,对他的行为无动于衷,标准的「八方美人」无趣极了

就像橱窗里的传统瓷娃娃那样永远都是一号表情,完全不知道也看不出她在想什么,感觉非常虚伪做作

这使得向来为人所觊觎贪求的鹤丸十分介意,有种即便现在已经有了人身却依然只被视为单纯器物的轻视感,对方根本不会以心相待

终于死秽侵蚀,心魔横生

于是鹤丸开始夜夜作梦,梦境是过往陪伴贞泰入葬时的回忆;只要一想起那个自己从对方出生起就守护至其死后的孩子,他便会感到无力与心疼,甚至希望对方永远停留在霜月骚动发生前的孩提时代,当个无忧无虑的幸福之子

天亮了,又是无聊的一天,照常出阵或内番、远征

杀敌时,鹤丸变得有如修罗般,战起来毫无理智,浑身散发煞气,而全身沾染上敌军的血使他空虚的心稍微得到满足

物体是不懂如何去爱的,拥有人的心却令他迷惘

当然其他人都察觉到鹤丸感觉不太对劲,所以他为了不让大家担心于是就强颜欢笑

某天内番结束,鹤丸经过庭园时刚好目睹了椿花的凋落不禁心头为之一颤,那朵赤红宛如被斩下的武士首级,使他想起了在霜月骚动被灭门的安达氏族人

心里正慌时,突然看见歌仙居然来摘花,顿时产生了好奇

面对他的疑问,对方表示由于最近对汉诗感兴趣而入手《车尘集》,读到了「金缕衣」一诗心生触动,所以想把花制成干燥花保存下来并加工成押花书签。然后还诗性大发地吟咏道:「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仿佛一个魔咒,鹤丸在心中反覆念叨「金缕衣」一诗,心想要是人能像花一样保存在最美好的年华该有多好,这样就能无病无灾

这天,他在出阵时受了点轻伤,然而照例前往手入室修缮的途中却被审神者拦下,她说最近学了如何维修本体,想借他试试

鹤丸觉得有趣于是便同意了,没想到对方在拆目钉时却不小心划伤手,她的血沾上了他本体


(死亡在很多民族都是一种忌讳,而血秽本身在于流血的禁忌,因为血本身含有霊力(チ),流血不只是流失灵力(生命力)更是会灵威(チ)产生不祥的影响



结果自从那天过后,鹤丸便对审神者产生了奇怪的念头

「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十七八岁的少女美得有如含苞待放的花儿般,他想像制成干燥花那样杀了审神者,让对方死在她最幸福安好的时刻

所以鹤丸开始比以前更爱接近审神者,甚至还假借帮对方按摩的理由,触摸上她脖子,心想那么细只要稍一用力就能掐断,然而下瞬理智回归,既惊悚自己竟对主产生不敬杀意又爱怜其柔美,不自觉地像情人一样摩挲审神者肩颈

深夜,鹤丸由于失眠索性夜访审神者,拜托她唱催眠曲哄他入睡;对方拿他没办法于是就唱了,然而搞到最后反而是她先睡着

趁机,依然清醒的鹤丸把审神者压在身下打量,手则握上她脖子;感受到其脉搏跳动,他忍不住俯下身用牙齿轻咬和舔吻

然而在感觉到对方挣扎了一下后又恢复理智,然后抱紧她入睡,一夜好眠

发觉自己越来越不正常,鹤丸死命克制着那股杀意,虽然他应该是讨厌审神者的但却不至于到杀死对方的地步

最后,他为了不伤害到对方决定让她刀解自己,反正还可以再锻一把新的鹤丸国永,并非无可取代

做出决定,鹤丸便向审神者坦白,眼见对方仍在愣神索性便把本体往刀解炉扔去

没想到她竟猛然反应过来,扑过去抢在本体落入炉中的前一刻及时救下,紧紧将刀搂在怀中,而且连被火星烫伤了也不顾,毫无平常从容的仪态

发觉审神者被烫到了手,鹤丸顿时心生焦躁,感觉宛如看见花朵被虫蛀了,他担忧的连忙凑上去想拉她去找药研疗伤,岂料对方竟伸展了结界术

鹤丸很生气,觉得审神者不识好心,这可是攸关她的性命,为何不顺他意刀解

然而审神者却一反常态的固执,像是母鸡护崽般的死死抱紧怀中本体,无论他怎么苦口婆心就是不听不听

气乐了,鹤丸故意开玩笑地问审神者莫非暗恋他,否则为何这般反应

原以为对方会矢口否认,没想到她闻言后竟是难为情地低下头,甚至还背过身去,一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样子

惊觉审神者居然真暗恋他,鹤丸顿时脑海一片空白,再大的火气与杀意瞬间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惊诧与莫名的欢喜

就在此时,审神者才开口说她一定会解决这问题的,要鹤丸绝对不能放弃自己,所以在问题解决前他的本体就由她保管,随即便怕被抢走似的连忙收入储物手环;眼见鹤丸仍怔怔看着她,干脆落荒而逃,离开了锻炼所

反应过来,鹤丸忍不住哈哈大笑,喃喃自语「这真是吓到我了」

过后,国广兄弟找上了鹤丸;山伏传授了他滝行经验,山姥切则表示其实审神者暗恋他已久,他们两人都希望他能配合审神者的方案以恢复正常


(泷行(たきぎょう)是日本入瀑布进行的修行。密教、修验道、神道的修行方法之一

泷行は、一种の「禊ぎ」です。だが、泷行をしていたら自分の魂が磨かれるかと言いますと、必ずしもそうではありません。泷行も厳しい泷场をこなすと「法力」的な霊力は备わって来ます。だが、それで魂が磨かれた人に成るのではなくて、自分の「法力」ばかりを夸る卑しい行者に成ってしまわれる方も多々あるのです。

「禊(みそぎ)」其实是针对「秽(けがれ)」的净化仪式,即以水洁身袪除污秽与不净


于是鹤丸就跟着审神者回到现世,前往位于京都犬鸣山的七宝泷寺参与泷行活动

回到现世,他们先借住在审神者的师姐家,原来审神者是以参与她家流派的舞踊发表会名义请假的

师姐还误以为鹤丸是审神者男友而安排他们住同一间房,在审神者想解释时,他出于连自己都搞不懂的念头故意打断,假装是她男友

舞踊发表会,鹤丸坐在台下看盛装打扮的审神者跳了地呗舞「鹤之声」,感觉好像他们真的是一对情侣,他因为看见对方不为人知的那一面而感到开心

下台后审神者对鹤丸的赞赏表示羞愧,由于是临时抱佛脚所以选了初级舞目,这其实并不是她最好的表演

鹤丸表示不在意,反正他觉得她跳的很好看

晚上睡觉,鹤丸依然做了那个陪葬之梦,他因为梦到自己被盗走而惊醒,意识迷糊昏沉的下意识为杀意主导,他扑过去掐住了审神者脖子

审神者痛苦的被掐醒,然而却不挣扎只是睁大眼睛看着他

鹤丸在审神者眼中看见自己倒影,疯魔的样子毫无鹤应有的清隽,他终于恢复理智的松开手,然后想要离开房间

审神者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眼见鹤丸要跑却立刻冲过去抱住他

鹤丸表示自己其实很害怕,审神者说她会一直陪着他,她不怕,她相信鹤丸绝对不会伤害她

于是,两人相拥而眠

天亮,两人用过早餐后便前往寺院参与泷行

没想到去往瀑布居然要翻山越岭,鹤丸原本想让审神者在寺院等他,然而审神者却拒绝了;虽然翻山越岭是很累,但审神者从头到尾一句抱怨都没说过

鹤丸看在眼里觉得很感动,原来他根本没了解过审神者,一直存在着偏见,真正高傲的其实是他

终于抵达瀑布,鹤丸在僧人的引导下进行泷行净化仪式,最后顺利将侵蚀他的死秽除去,化解心魔

回去了本丸,鹤丸对日复一日的生活重新燃起热情,又是那个风趣爽朗的老顽童

这一天,他又做了陪葬之梦,然而心情却出奇的平静;对着贞泰的尸体,他滔滔不绝地说了在本丸的生活、其他同伴,以及现在的主人

最后,鹤丸好好的和贞泰做了道别,梦醒了又是崭新的一天

为了庆祝自己得到新生,鹤丸向歌仙讨来了生莲子,然后邀请审神者和他一起种下象征轮回的莲花

——漫漫长夜终将过去,我要与妳一同走向天明


评论 ( 17 )
热度 ( 52 )

© 姬苹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