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苹果✿

「钱最疼我」

思鹤如狂,主产鹤婶
努力准备出本
乙女向鹤担文手慎Fo!
吃腐(尤其鹤攻向CP、三日鹤、双兼)
也吃乙女(基本不吃鹤婶相关)
不限取向,只要喜欢的就推
不接受者请自行取关

头像by弱水

【闽南风俗绮谭】鹤仙爷与他的小萝莉—鹤丸国永X女审—

这是一个关于「仙鹤大哥哥与成为他干女儿的小萝莉婶」的温馨故事


民间童话Paro——刀郎名前部分变更,雷者慎入

乙女向

警告、警告,郑重警告!角色OOC(x﹏x)——「鹤仙爷」鹤、「狐仙爷」小狐、「月神」爷爷(好像没毛病

灵感来自【燃尽人间色】

如题,是浓浓乡野风味的清奇天雷!不能接受者请自行右上「X」

♪:*:・・:*:・♪:*:・・:*:・♪:*:・・:*:・♪:*:・・:*:・♪:*:・・:*:・♪:*:・・:*:・♪:*:・・:*:・♪

在古早古早以前,那时候的鹤仙爷尚未修练成仙,甚至连灵智也还没开,只是一只禽鸟。但他不是普通的鸟,是仙鹤!几乎可说是鸟中之鸟。这十里八乡的鸟儿就他长得最俊,理所当然成为了鸟王。

这天,他从一群唧唧喳喳的麻雀口中听说,最近山上新盖了座宫庙,里头的老师公很好心,都会准备一些食物给动物吃。于是他便飞过去打算碰碰运气,毕竟捕食也是件辛苦的事。

果然那群麻雀没有骗他,宫庙外头真的放置了新鲜粮食。然而在饱餐一顿后,他并未急着离开,反而是去衔了一朵花打算送给老师公。就连再普通不过的狗儿都懂得知恩图报了,更何况还是天生便灵性极高的他。

当然,老师公起初被他的出现吓了一跳。才刚打坐结束,睁开眼就看到一颗鸟头在面前晃荡,不可谓不惊吓。不过在发觉他的来意后便转惊为喜,一张老脸都快笑成朵菊花。

或许是食物丰盛又美味,加之老师公太有亲和力。向来野惯了的他竟然天天往宫庙飞,俨然对方所饲养的家禽。老道士既没有孩子也没有徒弟,对于他这个主动送上门的便宜宠物自然笑呵呵接受。

结果这日子一久,由于天时地利人和,他居然开了灵智甚至还化成人形。老师公对此是又惊又喜,索性把他视如己出的传授毕生所学,而且还给他起了个名字叫「阿鹤」。

身为灵性极高的仙禽,鹤仙爷生性聪明伶俐,一点就通。也因此当然不辜负老师公期待,将他的本领都学了去。青出于蓝,镇上的人都知道阿永师教出了个比他更厉害的徒弟,开始尊称鹤仙爷为鹤半仙。

兴许是后继有人,老师公在他满一百岁的那年便安详离世。鹤仙爷对此感到很伤心却又无可奈何,最后便在镇上乡亲的帮助下办了场法事下葬。

老师公的过世深深刺激了鹤仙爷,于是他便闭关开始潜心修练。不知过了多久,当他的外表终于从少年成长为青年时,他也由原本的小精怪升格成一名地仙。

出关后,鹤仙爷在土地公的建议下,云游四海到处积德行善。某次他一时兴起,学着戏台上演的那样,在自己帮助的一个倒霉算命师的面前现出原型飞走。岂料对方此后竟然去找人雕了尊鹤模样的偶像,日夜祭拜。

鹤仙爷虽然吓了一跳,不过被信仰崇拜的感觉到底还是挺不错的。不说别的,那份虔诚的信仰之力有如活水般滋养增加了他的力量。

这一天,当鹤仙爷刚给人看完风水然后在街上买包子吃时,脑海忽然接收到他唯一信徒,也就是那名算命师的意念。原来对方正积极说服一对员外夫妻,让他们那个被断定活不过十八岁的女儿认他为契父。

算命师不愧是算命师,一张嘴天花乱坠,才三两下功夫就哄得对方松口同意。鹤仙爷立刻来了兴趣,他居然要有干女儿了!于是在立契仪式结束的那天夜里,他便迫不及待地溜到人家府上,爬窗子进去契女的房间。

「喀喀——」

一进去便听到轻微的咳嗽声,鹤仙爷不禁担忧地蹙起眉。看来他这个女儿,身体真的很不好啊。这样不行,之后他得给她摘些珍贵的药材进补。

于是鹤仙爷便轻悄悄地走去床边,打算好好看看算命师自作主张帮他认下的小可怜生得什么模样。小女孩看起来大概是七、八岁,面容精致,粉妆玉琢似。下颏尖俏,毫无这年纪孩子特有的婴儿肥。因其病弱而毫无血色的苍白肌肤衬得一张菱唇尤其粉嫩,至于鸦羽般乌黑的鬒美长发则柔软披散在床上。

真是个可爱的小姑娘,鹤仙爷心念一动,忍不住伸出手想摸摸她的头。不料当手正要触上去时,对方却睁开了眼睛。那双黑亮的瞳眸像是波澜不兴的水镜,清楚倒映出他的身影。

「你是谁?」夏夜疑惑地看着面前的陌生青年。这个大哥哥虽然样子有点奇怪,不过长得却非常好看。一头银白碎发在从窗棂透进来的月光照耀下泛着柔和光泽,而金色眼睛宛如天边那又大又圆的月亮。虽然爹和娘都说过不可以和陌生人说话,但他看起来并不像坏人。

「我啊是鹤仙哦!像我这样突如其来地出现,吓到了吗?」鹤仙爷见小女孩毫不怕生,而且不吵也不闹,好感更是提高了不少。「总之,我就是妳今天去认的那个神明本尊,所以照理来说妳应该叫我一声『爹爹』。」

正当鹤仙爷期待着面前呆萌的契女用软糯的声音唤他爹爹时,孰料对方只是眨巴了下眼睛,然后大声说:「骗人!你才不是我爹爹。」

「我怎么就骗人了?」被可爱的小姑娘如此打枪,鹤仙爷是既纳闷又心塞。他哪里不好了?明明人见人爱,镇上有好多姑娘家都喜欢他。

「你看起来比我爹小很多。」夏夜认真地回答。这个大哥哥感觉怪怪的,居然说自己是鹤仙。

原来是因为自己看起来太年轻啊,这个简单!知道了原因,鹤仙爷随即手一抬,嘴上便凭空变出了两撇小胡子。「喏,这样像不像爹爹了?」他兴奋地问。

夏夜摇了摇头,「像爷爷,老爷爷。」大哥哥的头发和胡子都白花花的,白的就像老人家一样。

「……哎呀呀,这真是吓到我了。」

虽然的确已经是爷爷的年纪,不过这点岁数放在他们这些神怪间实在算不得什么。因此鹤仙爷一直觉得自己仍是个大好青年,孰料今日竟然被契女毫不留情地戳破。

「大哥哥,你真的是鹤仙吗?」完全不知晓对方复杂的心理活动,夏夜好奇地问。庙里的神像看起来都年纪好大好大的,所以大哥哥感觉一点也不像神仙。

被契女这般怀疑的质问,受到接二连三打击的鹤仙爷按捺不住了。「我当然是鹤仙啊,就让妳看看我的原型吧!」说罢,他便原地转了一圈,现出真身。

目睹一个大活人忽然变成了只丹顶鹤,夏夜虽然惊讶,但更多的却是兴奋。她激动的就想下床过去看个仔细。「哇,好大的鸟!大鸟鸟。」

鹤仙爷见状,赶紧腾扑翅膀飞到床上。「小孩子不可以乱说话!我是鹤,仙鹤。不能乱说是什么『大鸟鸟』。」童言无忌,他抬起一边翅膀爱怜地拍了拍小女孩的头。

「为什么不能说大鸟鸟?」

面对人家小姑娘天真无邪的提问,鹤仙爷第一次感到难以招架。她还那么小那么单纯,教自己实在难以说出「鸟鸟」这词的成人意味歧义。于是在左思右想下,他挑了个感觉还过得去的说法。「因为我是神仙,所以不是普通的鸟。妳不可以说我是大鸟鸟,不然爹爹我要生气喽!」

「对、对不起。」看着面前的大鸟鸟膨起羽毛,一副气噗噗的样子,夏夜有些局促不安。

「乖,这样才是好孩子。」又变成了人形,鹤仙爷将小女孩抱到自己腿上。看见对方脖子上戴着的铜钱,他便想起自己此次前来其实还准备了礼物。解下那枚铜钱后,紧接着拿出自己特别订做的平安锁给她戴上。平安锁上头雕了松鹤,象征延年益寿。

「这个好漂亮,谢谢大哥哥。」夏夜爱不释手地拿起颈上挂着的平安锁把玩,「大哥哥是好神仙!」

鹤仙爷听到这话不禁噗嗤一笑,这小丫头也未免太好拐了吧。「妳要记得不是谁送妳东西就是好人,陌生人送的绝对不能收!当然我不一样,我不但是神仙而且还是妳干爹,所以我送的才能收。知道吗?」

「知道。」夏夜乖巧地点了点头,爹娘也有说过这样的话。

「那时间不早了,小孩子要早点睡才能健康长大。」让小女孩重新躺下,鹤仙爷给她盖好被子。「晚安好梦。」

◇◇◇

自此之后,鹤仙爷每天晚上都会去探望契女。挂念对方身子骨不好,还不忘带上以珍贵药材制成的补丸给她调理身体。久而久之,小女孩也变得越来越健康。

眼见调养得差不多了,鹤仙爷便想带契女出去走走,不然这成天闷在家里也未免太过无趣。另一方面,他也向朋友炫耀一下自己有了个可爱的干女儿。

「夏夜,爹爹带妳出去玩好不好?」鹤仙爷问道。

夏夜听大哥哥要带她出门,虽然开心却又有些不安。「可是爹和娘不准我出门。」

「我也是妳爹,我说可以就可以。」鹤仙爷打横抱起小女孩,「不会太晚回来的,走吧!」小孩子就该无忧无虑地到处玩耍,他想让她看看外面的世界。

「嗯!」夏夜双手环上青年的脖颈,紧紧抱住他。

走出了房间,鹤仙爷感受夜风的凉意忽然灵机一动。「夏夜,我们要飞啦!抓紧我。」足一点,跳离地面,他脚下顿时卷起强劲气流。整个人骤然向上飞去,御空而行。

「大、大哥哥,我们飞起来了!」害怕地缩在青年怀里,夏夜瞪大眼睛看着下方感觉越变越小的街景。

「哈哈哈!抱歉,吓到妳了吗?」鹤仙爷安抚的在小女孩额上落下一吻,「乖,不怕。有我在!就尽管放心交给我吧。」上升到一定高度停下,他脚步轻快的向前迈。

对方气定神闲的态度感染了夏夜,原本还畏惧不已的她逐渐平静下来。感受清凉的晚风吹拂在身上,而广阔景色则一览无遗的尽在脚下,心情也前所未有的明亮。

「大哥哥果然是神仙,感觉好厉害。」

「因为爹爹我会很多很多东西,所以当然厉害了!」

听着小女孩的童言童语,鹤仙爷开心的忍不住在她脸颊上噷了几下。他家小姑娘怎么可以那么可爱?突然就不希望她长大了,便宜哪家臭小子。与其嫁出去,还不如跟自己回山上,当他的仙姑。

「大哥哥,我们要去哪里?」夏夜好奇地问。第一次出来玩,她什么地方都不知道。

鹤仙爷这才发觉自己还没告诉对方目的地,「我们要去拜访狐仙爷,他是很大只的狐狸!他那边还有莲花变成的小仙姑,想不想和对方一起玩?」

「……可以吗?」

「当然可以!妳们一定可以当朋友的。」

听青年说得如此信誓旦旦,夏夜不禁感到期待,希望对方不会嫌弃她没有和人一起玩过游戏。

眼见小女孩露出一脸期待的神情,鹤仙爷赶紧加快脚步。虽然狐仙爷他们应该还没睡,不过早一点上门还是感觉比较好的。终于抵达了目的地,他嘻皮笑脸的和正在吃宵夜的狐仙爷他们打招呼。「烤小鸟和炸油条好香啊!能不能也分我们吃一点?」

狐仙爷一抬眼就看见鹤仙爷怀中的人类小丫头,「这个孩子你从哪里拐的?快还给人家父母。」

「呸呸!什么拐来的,说得真难听。」鹤仙爷不满地挑眉,「这是我最近认下的契女,是不是很可爱?」

狐仙爷没有答话,虽然的确是个挺可爱的孩子,不过在他心中最可爱的当然是自家莲华了。活泼伶俐,是他的开心果。

「我是莲华,妳叫什么名字?」难得见到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女孩子,莲华很是兴奋。「这碗杏仁茶请妳喝!」

感受到小花仙所示出的热情与善意,安心下来的夏夜也就不客气地接过那碗杏仁茶。「我是夏夜,谢谢妳。」

「嘻嘻,不客气!我们来当好朋友吧。」

「好啊,那我们就是朋友了。」

见两个孩子和乐融融地相处,一旁的两位家长心都软了下来。真是好可爱好可爱啊!既然孩子们在一旁玩耍,那他们这两个大人当然是喝酒聊天了。

「夏夜,我跟妳说,这个拿来擦指甲会变得很漂漂哦!」摘下一朵朱槿花,莲华示范的将雄蕊涂抹在指甲上。「妳看!」

「真的好漂亮呀,变成紫色的了!」目睹对方的指甲被染上一抹淡紫,夏夜很是惊奇。

「对吧对吧?我们染完指甲去给小狐大人他们看看!」

「嗯嗯!」

于是两人便开始忙活起来,疯狂将指甲一一染色。染完还嫌颜色不够鲜艳,又再染了一次。终于在枝头上的朱槿花几乎快要被她们全部摘下时,这才总算大功告成。

莲华兴奋地拉起夏夜的手,「染好了,我们走吧!」

迈起腿,两位小朋友献宝似的朝家长冲了过去。放开夏夜的手,莲华直接飞扑到狐仙爷怀中撒娇。至于夏夜则是走到笑咪咪看她的鹤仙爷身边,害羞地抬手展示上头指甲。

「哇,真是好看的吓我一跳!」鹤仙爷一把将小女孩抱到腿上,「等妳长大,爹爹就送妳胭脂水粉好不好?」这是他的心肝宝贝,他要把她打扮得像天仙一样。

「谢谢大哥哥!」虽然不知道胭脂水粉是什么玩意,不过夏夜还是很开心地点了点头。

于是接着又玩了一会儿,直到鹤仙爷眼见时间已经差不多,这才启程返家。临别前,夏夜还和莲华约好,下次要再一起玩,然后才心满意足地跟着青年打道回府。

「夏夜,妳今天这样有没有玩得开心啊?」

「嗯嗯,很开心。」

「开心就好,下次爹爹再带妳出来玩!」

初秋凉夕,风月甚美。鬓边沾云色,畅快游天际。

逍遥身自在,天地也快哉!

◇◇◇

时至七夕,今日乃七星娘娘的圣诞。依照习俗,不仅要祭拜七星娘娘,还要为年满十六岁的男女举行成年礼。

因为堂兄堂姐他们满十六岁了,于是家里为了庆祝便设席请客。席开百桌,好不热闹!然而因为家中人多事杂,所以年纪还小的夏夜早早就被赶回房里歇息。

「夏夜,爹爹今天带妳去夜市玩!」为了安慰心情有些低落的小女孩,于是鹤仙爷便决定带她去玩捞金鱼。

一抵达夜市就见人潮满满,空气中还弥漫着食物的香味。庙前甚至有着戏班子在表演布袋戏,掌上戏偶活灵活现。

面前繁荣的景象吸引了夏夜的目光,「好热闹……」

「哈哈哈,吓到了吗?」鹤仙爷莞尔而笑,「今天可是有庙会活动,当然热闹了。」寻觅了一会,在找到捞金鱼的摊贩后,他便走了过去。

「老板,我们要玩捞金鱼。」

「欢迎欢迎,这边请!」

接过鱼网,夏夜学着其它客人的动作开始企图捞捕金鱼。然而不是被鱼儿逃走,就是纸网破了。越玩越不开心,她有些委屈地看着水中金鱼发呆。

「哎呀,怎么啦?」鹤仙爷见状,觉得小女孩那副模样是既可爱又让人心疼。

「不好玩。」夏夜蹙起眉头,「大哥哥,我可不可以不要玩这个?」

「好好好,那我们去吃东西。」

正好旁边就有一摊在卖车轮饼的,刚烤好的点心实在香气四溢。因为每种口味都好吃,于是鹤仙爷便各买一个。

「来,小心烫!啊——」

轻轻咬了一口递到嘴边的车轮饼,原来是红豆馅的。咬起来觉得太烫,夏夜先是吹了吹气,等稍微凉一点后这才继续进食。

看小女孩吃得如此津津有味,鹤仙爷也不禁好奇起滋味。真的有那么好吃吗?

夏夜发觉青年呆呆地看着自己,她害羞的对他笑一下。「大哥哥,你也吃!」

「好,我也吃。」鹤仙爷毫不在意的在缺口上咬了一口。只不过虽然看起来很美味,但实际吃在嘴里却又觉得稍微甜了点,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吃。

解决完车轮饼,他们便到处走走逛逛。仗着自己有钱,鹤仙爷几乎每经过一个摊子就要消费,也因此手上满满吃食。

「大哥哥别买了,这样会吃不完的!」眼见东西越买越多,夏夜赶紧出声阻止。爹娘说过,买东西要适可而止,不然就会造成浪费。

沉浸在买买买的乐趣之中,要不是因为小女孩的制止,鹤仙爷还真没发觉自己这样实在买的太多了。「啊哈哈,一不小心就……嗳,吓到了吓到了。」

于是一老一幼就开始认命地吃了起来,毕竟全都是钱买的,不能不吃完。当然大部分全都进了鹤仙爷的胃,虽然夏夜现在变得比以前健康不少,不过胃口却没增加多少。

因为吃得实在太饱了,夏夜便想稍微走动走动。「大哥哥,我可以在附近走走吗?」

鹤仙爷闻言不禁愣了一下,他还在跟手上的烤香肠奋斗。「好啊,不过不能走太远喔!」心想自己和对方间有情缘联系,于是他便只是嘱咐了句。

「知道了。」

第一次没有旁人陪同,夏夜虽然有点不安却又觉得十分新奇,感觉好像变成了大人一样。就在此时,她感觉到似乎有人在看着自己。

「啊哈哈哈哈,靠近些过来。」

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面前摆了一个小小的算命摊,摊主是一名形貌无比昳丽的青年。看起来比鹤仙爷要再年长一些,和狐仙爷差不多。他穿着戏文那样的古代衣服,整个人显得如梦似幻。

见小女孩呆呆地看着自己,月神慈蔼的笑了笑。「小姑娘要不要看手相?」

「……要钱吗?」

「哈哈哈!不用钱的,相逢即是有缘。」

确定免费,夏夜这才大胆地走上前去。这个大哥哥长得实在太好看了,而且感觉就像老人家一样亲切。

月神一边给小女孩看起手相,心里则估摸她命中注定的另一半也该感应到自己了。果不其然,伴随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鹤仙爷火烧火燎地赶了过来。

一见到月神,鹤仙爷不禁警戒起来,快步走到小女孩身边。他可以感觉得出面前人是和自己相同的存在,不过对方的道行却远远高过于他。

很好,正主终于来了。月神满意地放开小女孩的手,「从小姑娘的掌纹来看,未来将有危及其性命的灾难降临。」在达成缔结姻缘的使命前,什么天机不可泄漏都是虚的。

鹤仙爷闻言,登时联想起小女孩曾被断言活不过十八岁。「多谢前辈指点。」

「哈哈哈,甚好甚好。」月神笑道,「虽说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却也并非无法改变。只不过……」

「不过什么?」

「要想逆天改运,必须要有强大的实力。」

这是在嘲讽自己太弱?鹤仙爷听了很不服气,岂料对方却又开口说了一句:「阎王要人三更死,绝不留人到五更。」

自认已经说得够明白了,月神便离开了摊子。大老远便闻到烤地瓜的香味,惹得他也食指大动。

「大哥哥?」夏夜不解地问。

鹤仙爷这才回过神,他安抚地摸了摸小女孩的头。「没事,我们回家好不好?」

「好。」

「乖孩子……」

面上不显心里头的烦忧,鹤仙爷微微一笑。抱着小女孩,他慢慢走在回程的路上。这怕是他们最后一次相处了……

「夏夜,以后爹爹不能再来看妳了,妳要乖乖听妳爹娘的话。」

「为、为什么?是不是因为我不叫大哥哥『爹爹』,所以你生气了?我会改的!」

叹了一口气,鹤仙爷摇了摇头。「不是这样,我是为了能变得更厉害,所以必须要闭关修练才行。」依他目前的实力,根本对付不了阴间那群鬼差。

「大哥哥明明已经很厉害了。」嘟囔道,夏夜难以理解为何青年会说出这番话。

鹤仙爷忍不住在小女孩额上噷了一下,「好孩子,忍耐一下。等妳长大,爹爹就会来看妳了!」

「真的吗?只要等我长大,大哥哥就会来看我?」

「一言为定,神仙是不会骗人的。」

◇◇◇

于是就这么过了十年,十年说长不长可说短却也不短。这十年的时间足以让小女孩长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夏夜今年十七岁了。

夏夜并没有忘记鹤仙爷,尽管她总忍不住怀疑那会不会孩提时的幻想。然而戴在颈上的平安锁却又如此强烈地提醒自己,他是真实存在的。

或许真是被下了诅咒,夏夜从前段日子开始变得很不走运。无形中似乎有一股力量要置她于死地,每过一天就感觉变得更倒霉。爹娘唯恐女儿发生不测,因此不准她离家半步。

夏夜对此并没有什么怨言,毕竟父母是为了她好。不过,难免还是会觉得生活受到影响,非常不方便。

正当为此感到闷闷不乐时,忽然婢女一副十万火急地冲了过来。「小姐,有大事发生了!」

「什么事,不会是又有人来说媒吧?」夏夜不禁蹙起眉。自从过了十六岁就有媒人来说亲事,令人不胜其烦。

「不是,是有一个自称鹤半仙的年轻风水先生上门。」婢女兴奋道,「他真的好厉害,就像神仙一样会法术!」

……是你吗,大哥哥?

心脏狂跳,夏夜情不自禁地跑出闺房。她也曾设想过如果他回来,她一定要让对方知道自己等他等的很生气。然而如今青年真的如约回归,她却反倒什么心思也没有,只想赶快见到他。

于是忍不住就越跑越快,越跑越快。「呀啊!」一不小心便绊了脚,原以为会跌跤,不料却落入一个散发檀香的温暖怀抱。

抱紧已经长大的小姑娘,鹤仙爷莞尔而笑。

「唷,我是鹤半仙。像我这样突如其来地出现,吓到了吗?」

——神仙是不会骗人的,我回来了。

♪:*:・・:*:・♪:*:・・:*:・♪:*:・・:*:・♪:*:・・:*:・♪:*:・・:*:・♪:*:・・:*:・♪:*:・・:*:・♪

✿题外话

因为我芊女神的画实在太美,结果我还是忍不住把这天雷脑洞写成文😂


由于各地用词不同,总之那个「鸟鸟」就是JJ的意思……

然后这次我懒得打豆知识了,有兴趣的请自行百度


感谢 @小心肝~Peaceful Lotus~ 借我她家的小狐和莲华串场,他们真可爱!!!


最后,放上脑洞大纲:

《鹤仙爷的契女》

从前有户殷实人家的千金天生体弱多病,甚至被断言活不过十八岁。员外夫妇疼爱闺女,寻遍良医,甚至求神问卜,终于从一名算命先生的口中觅得改命数的法子。那便是认鹤仙爷为契父,以得其福泽庇佑。

员外夫妇对此将信将疑,毕竟从未听闻关于鹤仙爷的传说,不过别无良策下索性死马当活马医。这说也奇怪,原本还病病殃殃的员外千金在成为鹤仙爷契女后,身体竟是一天比一天健康。

于是就这么过去了数年,员外千金也长大成人,出落为亭亭玉立的大姑娘。这年,她已经十七岁,眼看再三个月便是三六年华,然而怪事却发生了。

冥冥之中似乎有一股力量要置员外千金于死地,每过一天,她就变得更倒楣。员外夫妇唯恐闺女发生不测,因此不准她离家半步。

就在这时,一名自称鹤半仙的年轻风水先生不请自来。他说自己行经此处预感有灾厄发生,于心不忍,特来助员外一家逆天改运。

员外原以为那鹤半仙是江湖骗子本想撵他出去,岂料对方竟施展了一手奇门遁甲之术自证,俨然神仙下凡。惊觉自己差点得罪高人,员外连忙赔不是,立刻迎他为府上食客。

有了鹤半仙相助,危害员外千金性命的厄事便消停了。原来这道行高超的鹤半仙其实就是鹤仙爷本尊,他在闭关修行的途中有感契女将逢死劫所以便出关入凡,前来护她渡劫。

由于朝夕相对,这员外千金与鹤仙爷竟日久生情。不知鹤仙爷真实身分的员外夫妇虽不看好,可到底由于疼爱闺女,索性不做那棒打鸳鸯之事。

于是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很快又是新的一年。然而就在员外千金刚满十八岁的那一刻,孰料阴间却派来鬼差打算强行勾她魂魄。

阎王要人三更死,绝不留人到五更。原来这员外的祖上曾为了发财而做伤天害理之事,以致招来因果报应,所以员外千金注定活不过十八岁。原想藉由因果报应的力量夺她性命,可鹤仙爷却屡次干预,以致他们不得不出手。

鹤仙爷当然不愿让阴间勾走员外千金的魂魄,于是便和鬼差们大打出手。最后,甚至连黑白无常也前来应战。百密一疏,他再怎么厉害也终究寡不敌众,员外千金也因此断了气。

眼看已成死魂的员外千金即将被带入地府重入轮回,鹤仙爷情急之下便拉起她尸身喂了自己的血立下血契。血契起效,员外千金的魂魄便重归肉身。这样一来,她就成了鹤仙爷的眷属,与其同生共死,从此超脱六道。

阴间一干差吏当然脸色难看,不过既然员外千金作为人的命运已终结在她十八岁,那他们也算是不辱使命。

员外夫妇这时才明白风水先生鹤半仙竟然就是那鹤仙爷本尊,由于感念对方出手庇佑,于是便将闺女托付给他。而且之后不光布施做功德,甚至还给鹤仙爷立了祠庙 。

员外千金既已成了鹤仙爷眷属,当然不再是凡人。她因成为活死人而不受寿命所拘,得以与对方生死与共。而就在农历生日的那一天,员外千金便坐上八抬大轿风光出嫁。

——HE达成✓「鹤仙爷之妻」,为你而生



评论 ( 32 )
热度 ( 85 )

© 姬苹果✿ | Powered by LOFTER